跑网约车这些年,虽然没有赚到什么钱,但是,也穷游了很多地方,见识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品尝了各地的美食……算是一种“隐性福利”吧。

今天中午,吃完午饭后,接到了一笔快车订单,离我两公里远,附近几百米内都有车,不知道平台为什么派那么远的订单给我,是不是平台对我照顾有加?

粗看了一下订单的信息,嘿!还不错,是一张去景区的长途订单。一般去游玩的,都是三三两两的游客,几乎没有孤男寡女单独前往的。

果然,到了乘客的上车点,看到一对年轻的情侣在路边左顾右盼在等车,估计就是他们叫的车。

我朝他们挥挥手,可能他们没有看到我,我又鸣了一下喇叭,他们终于注意到我,走了过来。

出于职业的习惯,我再次核实上车的信息:“你好,是去某某景区的吗?”男乘客点了点头。这个景点我之前载人去过,只是名不经传的三星级景点,太偏僻了,好像只有一座山,一条瀑布,就没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景点游玩。大概都是慕名而来,扫兴而归吧。

再看这对情侣,年龄也就20来岁,男的其貌不扬,尖嘴猴腮,小小的眼睛,扁扁的鼻子,搭配在一起,显得有点紧凑;女的倒是可圈可点,楚楚动人,丹凤眼炯炯有神,樱桃小嘴圆润有弹性,还有那秀挺的瑶鼻,让人忍不住想去捏一下……都不知道两人怎么会走到一起,大概就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吧。

男乘客问我远吗?我看了看导航,告诉他:“差不多50公里吧。”然后,他就安静地玩手机,放一些搞笑的视频,给他的女友看。两人呢喃燕语,如胶似漆,好不恩爱,一看就是热恋中的男女,羡煞我也。

路途比较远,山路又难走,我开得全神贯注,生怕有什么闪失。沿途的风景我无暇顾及,我只关心:等一下回来不知道能不能拉个顺路的乘客,弥补油钱,要不然空驶又不划算。跑网约车就是这么备受煎熬。

差不多快到的时候,我把网络和定位关了,害怕平台的录音,监听到我和乘客的聊天(因为平台不允许司乘线下交易),我问他们:“等一下你们要回去吗?如果要回的话,我可以少收一点钱。”

他们犹豫了一下,说:“回肯定要回,不过,没有那么早。师傅。”

我观察了周围,也没什么游客,即使有,也是自驾游,估计没有用车的需求,便对他们说:“没事,那我等你们。你那乘客端上面显示多少钱,等一下我再优惠10块钱给你们吧。”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平台对司机抽取的佣金太重太重了,我让利十块钱给他们,依然可以赚很多。

他们感激地点了点头,说:“好的,师傅,那你先在这里等我们,谢谢啦!”

因为现在司机、乘客显示的都是虚拟电话,订单一旦结束,再也无法联系到彼此。怕他们联系不到我,我还特意给男乘客一张我的名片。

送他们到达景区大门,我就点击“收车”,不再听单。我这人还是讲信用的,既然说要送他们回去,我就会一直等下去,不可能说存在侥幸心理,看能不能接到新的订单,然后,就把他们丢在那里。这种见利忘义的事情我还干不出来。

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下午两点了,估计他们会玩几个钟头吧。我把车先停放好,然后,在附近逛一逛,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驱散长时间开车的疲劳。

期间,我还打了几盘游戏,浏览一下资讯,打发时间。就这样,我从下午两点等到傍晚六点,看着天色已晚,天气越来越冷,山风吹得我两脚发抖,我躲进车里避寒。

乘客却迟迟没有联系我,我的心里开始着急起来,但着急也没有用啊!我给了他名片,却没有留下他的电话,非常的被动。早知道,就应该留下男乘客的手机号码。都怪平台,监管太严,不给我们索取乘客的联系方式。

不过,我还是心存希望,相信再等等,乘客会联系我的,做人,总要讲点信用吧,“人无信不立”,他们会守信的,我想。

就这样,我从黄昏又熬到晚上八点多,手机却一直没有一个来电,我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山里面又冷,肚子饿得咕咕叫,我快撑不住了。

急中生智,我想起平台还有一个功能,可以联系到乘客,那就是利用“捡到乘客物品”的功能,报备给平台,让乘客联系我。

没办法,只能出此下策了。一顿操作猛如虎,过了片刻,终于有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我喜出望外,差点就哭了。果然是那个男乘客,电话一接通,他已经知道是什么情况,忙给我赔礼道歉,他说:“师傅!我们已经回到家了,刚才找你的名片,一直找不到,可能半路上掉了。打刚才那个电话,又是虚拟的,打不通。”

天啊!我听了如同五雷轰顶,辛辛苦苦等了六、七个小时,却等来这个结果。想不到,他们竟是不讲信用之人,太让我失望了。我责问他:“那你们怎么没有从大门这里走出来?我的车停在这里,人也在这里,难道你们没有看到我吗?”

“师傅,很抱歉!刚才我们上山的地方是南门,走了三、四个小时,误打误撞来到了北门,我女朋友走不动了,要是原路返回,还要再走几个小时,我以为天色已晚,你应该回去了。没办法,真的无法联系到你。刚才,我们叫车也叫了很久,都没有司机接。”

我听了瘫坐在车上,一言不发,没人能想到我的心情是如何的难受,那种撕心裂肺的绝望是没有人能懂的。

乘客听到我沉默不语,理解我的心情,安慰我说:“师傅,对不起!我们也不是有意的。这样吧,我给你发个感谢红包,补偿你空驶的费用。”

想不到乘客还挺通情达理的,我想,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再磨蹭下去也是浪费时间。就跟他说:“既然你们已经走了,还是算了吧,不用了。”就把电话挂了。

我把听单软件打开,看能不能接到一笔订单,走出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过,这种情况能听到订单的概率接近于零。无奈,只能悻悻而回。

开到半路,听到手机有信息提示音,看了一下,乘客给我发了88元的感谢红包,我看了心里暖暖的,有人打趣说,钱是特效药,疗效显著,包治百病。我想,这是真的,回去的路上,心情也没那么难受了。

(码字辛苦,大家要是喜欢我的作品,请关注梅畔琴声一下,感谢大家的点评和点赞,谢谢!个别配图与本文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