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年终,各项大项目、大政策加速落地。即将迎来一周年的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区建设,日前也有重磅成果出炉。

12月30日,四川省政府网站公布川渝两地《关于同意设立遂潼川渝毗邻地区一体化发展先行区的批复》。这标志着成渝中部地区,将诞生一座全新的城市。

众所周知,成渝双圈的一个重要软肋就是中部区域缺乏有力支撑,用“塌陷”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设立遂潼川渝毗邻地区一体化发展先行区,助推成渝之间的遂宁、潼南两地抱团发展,意味着在双圈中心地带打造一块发展高地,中部塌陷问题有望迎刃而解。

在西部菌看来,不管是着眼于未来的成渝双圈建设,还是改写川渝两地的市、区县发展格局,这一动作都将带来不可低估的影响。

01

先看批复内容。整个批复不到800字,但信息量很大。

规划范围为遂宁市和潼南区全域。

这意味着两个市、区的全域范围都将受益,也预示着遂潼两地的一体发展,将与此前部分川渝毗邻地区共建合作园区的模式有本质区别。

不过,具体还是有重点地区,批复强调的是“双中心、三走廊、一园区”:

做大做强遂宁中心城区、潼南中心城区,打造现代产业创新走廊、涪江生态绿色走廊、琼江乡村振兴走廊,建设遂潼涪江创新产业园区。

毫无疑问,这些区域,将获得最大的机遇。尤其是“做大做强遂宁中心城区、潼南中心城区”,更是令人期待。

假想一下,未来在成渝中间地带涌现一座城区人口过两百万的城市,是不是将彻底改写川渝两地的城市格局?

这个先行区的重要性,从定位就可以看出来:

立足成渝、联动双城、先行先试、形成典范,推进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生态环保、机制创新、公共服务等一体化,助力打造区域协作的高水平样板,建设联动成渝的重要门户枢纽,对成渝地区中部崛起形成重要支撑。

划重点:典范、样板、门户枢纽、重要支撑。

也就是说,遂潼一体化发展先行区,是要成为成渝双圈建设的样板工程;扮演的是成渝双圈联动发展的门户枢纽角色。

从这个定位来看,遂童未来极有可能成为成渝双圈中,除了重庆、成都外“第三城”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

此外,《遂潼川渝毗邻地区一体化发展先行区总体方案》由两省市发展改革委联合印发。

这意味着该先行区建设,将获得四川、重庆两省市层面的统筹支持。

一个经济大省加上一个直辖市,合力支持两座城市的一体发展,这可能是过去从未有过的。仅凭这一点,遂潼未来也值得期待。

02

在成渝中间地带,其实有不少的区域和城市,为什么是遂潼“中头彩”,成为一体发展的先行区?

首先,最直观的当然是区位:

遂宁,是联动成渝的发展轴心、毗邻地区先行区,也是互济南翼、北翼的中枢纽带。而潼南地处成渝腹心,是成渝两地合作发展的门户和桥头堡。

很明显,这两个地区的一体发展,有“地利”之便。

其次,两座城市的体量适当,一体发展包袱小、负担轻,更容易形成1+1>2 的效果。

从面积来看,遂宁为5322.18 km2,潼南为1583 km2,两者总和也只有不到7000km2,大致只相当于绵阳的三分之一。

从人口看,2019年遂宁常住人口为318.9万,同期潼南为72.59万人,两城总人口不到400万,大致和内江相当,不到成都的四分之一。

再者,交通基础好。

任何一体发展都必须建立在强交通连接的基础上。目前,遂宁和潼南之间,虽然尚只有成遂渝高铁连接,但未来还将新增绵遂内、新兰渝高铁。如此多的高铁加持,在整个川渝内都并不多见。

而加上目前已经开建且经过遂宁的成达万高铁,未来遂潼区域有望将成为川渝地区除重庆、成都之外,最大的交通枢纽中心。

来源:四川日报

更重要的是,遂童之间的市域快铁,也已经提上议事日程。

今年3月,铜梁、潼南和遂宁三地就共同签订《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轨道交通铜潼遂段建设合作框架协议》,有望将之打造成中西部首条跨省轨交。

今年7月,铜梁潼南遂宁三地签订的合作备忘录进一步明确:

铜潼遂段将与去年开建的重庆市域快线璧铜线相连,从铜梁延伸到潼南,再从潼南出发到四川遂宁市。铜潼遂段建设项目全长约107公里,预计总投资214亿元。

其中,铜梁至潼南全长约50公里,可设置太平镇、少云镇、小渡、塘坝、太安、潼南南站、潼南北站等站点,潼南至遂宁全长约57公里,可设置双江、磨溪、西眉、安居、高新(区)等站点。

同时,两地的产业发展也有不少共通点。

《推动遂潼工业产业一体化发展战略合作协议》已明确,将共同推动锂电及新材料、电子信息、油气盐化工、智能制造、绿色食饮等5大产业协同发展,共同打造遂潼锂电及新材料产业示范区等产业基地,遂潼五大产业集群力争2025年产值超过3100亿元。

另外,在文化旅游、特色农业等方面,两地也有着广阔的合作前景。

03

事实上,在批复之前,遂潼两地对于一体发展就做了不少工作。

如今年3月,两地共同签署《推进遂宁潼南一体化发展合作协议》和17个专项合作协议,明确双方将从区域规划一体化等7个大类、38个具体协议事项上进行深度合作。

它们之所以在一体发展上有如此大的动力,除了省、市的支持,也还涉及一个非常现实的因素,那就是两地都处于重庆、成都之间的中心区域,离中心城市相对较远。

这虽然在接受重庆、成都的辐射上属于不利因素,但也给了两地一体发展更大的空间。

来源:悦西安

从经济体量来看,2019年底,两城的GDP总量为1800亿左右,与乐山相当,与目前排名川内第二的绵阳,大致相差1000亿。

如果未来更进一步实现同城化发展,上升空间值得期待。

当然,川渝毗邻地区的合作不只有遂潼一例。今年7月,川渝两地联合出台的《川渝毗邻地区合作共建区域发展功能平台推进方案》明确,将通过经济区与行政区适度分离,建设9个毗邻地区合作平台,它们分别是:

川东北渝东北地区:加快创建万达开川渝统筹发展示范区,推动梁平、垫江、达川、大竹、开江、邻水等环明月山地区打造明月山绿色发展示范带,支持城口、宣汉、万源建设革命老区振兴发展示范区

成渝中部地区:推动广安、渝北共建高滩茨竹新区,支持合川、广安、长寿打造环重庆主城都市区经济协同发展示范区,推进遂宁、潼南建设一体化发展先行区,推动资阳、大足共建文旅融合发展示范区

川南渝西地区:推动内江、荣昌共建现代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

同时,还将加快泸州、永川、江津以跨行政区组团发展模式建设融合发展示范区。

应该说,这些毗邻地区,都将获得融合发展的利好。同时考虑到成渝双圈建设的现有基础,也的确需要多个区域的融合发展来形成共同的支撑。

但对比来看,遂潼的一体发展,在区位、交通、资源、产业、合作层级等方面都具备更大的优势,并且只有两个市、区合作,一体发展的磨合成本也相对较低。

遂潼一体发展的更具体细节,还需要总体方案来确定,但可以预期,作为样板工程,在政策、资源等各方面,遂潼的一体发展都将被注入新利好,获得其他地区难以比拟的发展空间,称之为成渝双圈中的“特区”可能也不为过。

在很大程度上说,遂潼的一体发展水平,将决定未来成渝中部的发展高度乃至整个成渝双圈建设的速度和含金量。

成渝双圈建设提出的这一年来,从基础设施建设到公共服务破壁,再到区域政策落子,改变在一步步发生,很多甚至超出了外界预期。

遂潼一体化获批后,2021的成渝双圈建设,又将交上怎样的答卷,哪些区域有望获得新利好,我们共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