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表示,秸秆污染空气,不能焚烧,否则污染大气,各地禁止焚烧秸秆。暂且不说燃烧秸秆会造成多大污染,光说秸秆不燃烧该怎么办?这对农民来说已经够头疼的了。把稻草弄碎放在田里吧,现有的技术不能制成粉末状,倘若弄成粉末状,专家又该提粉尘污染了吧?

因此,断秆的长度、粗细各不相同,无法及时处理。这给农民二次耕地种麻烦不断,比如虫害增加,没有燃烧杀死虫子虫卵,松软的土壤也为虫卵的生长提供了藏身之处。种植作物还因为土地过于松软,种植不稳定,病虫害,导致补种、补苗等。

与此同时,无法处理的秸秆被农民堆砌起来,占了土地。因为它不能燃烧,只能长期积累,但很难自然分解,速度非常慢。所以一些农民就把它们堆在沟壑处,遇暴雨、山洪、江河、溪流等时,会漂浮在江河、溪流或池塘上,使其腐烂变质,污染水体。一些农民说:“空气污染就是污染。那水污染呢?”

时间到了现在,天气越来越冷,在城里,人们做饭一般都使用天然气,早已不再使用薪柴了。但在农村,直到最近两年,天然气才开始进入到一小部分农村,人们做饭使用最多的,还是传统的烧柴禾的土灶。即便是在已经通了天然气的农村,农民也还保留、使用着土灶。

首先,我们的土灶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流传下来的实用工具,关系着人们的一日三餐。在那个时代来看,吃饭问题对国家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俗话说:“天下百姓,以食为天。”这个吃饭的问题都不解决,那我们的其他事情,都不要谈了。

农村人用土灶烧火做饭的最大优点是成本低,不用花钱。如果你用天然气做饭,每个月至少要付几十元的煤气费。在使用液化气、煤炭之前,也存在这样的问题。但是在土灶中却没有这样的问题,土灶通常是用自己的作物秸秆、干柴树枝和废木料制作而成,不用花一分钱。因此,许多农民仍然在厨房里使用土灶。这种东西已经这样使用了几千年了,到现在就是对环境污染,造成很大的影响。

燃烧秸秆已经被禁止,有人又提出禁止农民烧柴做饭取暖,应该使用清洁能源灶具生火做饭。那么,农村烧柴火灶应该被禁止或拆除吗?

1,应该禁止在富裕的农村地区使用炉灶。

农村社会经济取得了快速发展,可现在在城市村庄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特别是农民在这些领域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农民,他们的经济丰富,家庭富裕,已经完全告别沉重的农业生活,过上了收取房租、经商做生意,以及从事其他行业的工作,是名副其实的城里人,这些地区已经完全接通了天然气,无论从经济层面,而从应用清洁能源的角度来看,都是完全合格的。所以,在这些条件成熟的农村地区禁止烧柴火灶,是完全可以行得通的。

2,偏远的村庄不应该被禁止。

目前,在许多农村地区,农民的经济状况仍然很差,家庭收入很不稳定,再加上这些地区比较偏远,不能有效地连接到天然气,可以说不具备禁止燃烧土灶的条件。如果这些地区农民被禁止使用柴火灶,使用农民家庭根本无法承担得起相关费用,那么使用电力或天然气也不是不现实的。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种田就赚不到钱,养殖风险也很高。普通农民根本负担不起相关费用。不仅不可能改善这里农民的生活条件,而且还大大加快了农民重返贫困的步伐。

3,农民对土灶有很深厚的感情。

柴火灶对于农民来说,有着深厚的感情,农村人烧了土灶有了几千年的历史,用烧柴火灶做饭,已成为农村人的一种生活习惯,这种习惯一直流传至今,也不容易改变,农村土灶的炊烟,是真正的农村特点,不管是从易于生火做饭,从农村人的内心乡情感情,还是从节省生活开支方面,在绝大多数农村地区还是必须的,不应禁止,也不能禁止,更不可因为环保就拆除。

4,农村禁止炉灶不能“一刀切”。

对于农村禁止烧柴火灶不能搞“一刀切”,不能笼统推行,不能拿起“大棒通吃“,而应根据当地农村的实际情况进行分类处理,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例如,在城中村和城郊村,这些地区的农民在土地被征收后得到巨额补偿,人民富得流油,而且,这里各方面的条件已完全具备。当然应该禁烧柴火灶;而对于偏远农村、经济欠发达的农村,显然禁止焚烧是不合适的。所以,对于农村禁烧柴火灶要分门别类对待,这才是上上策。

雾霾会造成这样的恶劣天气,影响人们的生活和生产,对大气的空气质量有负面影响。如果认为中国几千年来使用的东西现在就是造成空气污染的同一种东西,这可能并不令人信服。因为环境污染的主要因素是由于现代化社会的快速发展,工业化进程的加快,而导致环境恶化的幕后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