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古兵书而论,在古代两军交锋时,作为统帅在指挥部队作战,首要的一个原则就是要因地制宜、随机制变;

同时还要掌握所属部队将士的情况,并根据战场形势的变化,而随时采取因敌变而变的战术及相对应的战略,这是赢得战场主动权最重要的一条因素。

我们都知道,在战祸连连的五代时期,后梁最后一届皇帝朱友贞执政年间,魏州(河北大名东北一带)军事基地的长官贺德伦率领所部人马归顺了晋王李存勖。此时,屯驻于魏州以西的后梁将军刘鄩所部受到了波及,被李存勖的晋军团团包围。

刘鄩深知自己这点兵力是不能和晋军死拼,故而就命令紧闭城门,没有命令不得擅自出城迎战。刘鄩数日闭门不出,晋王李存勖就觉得不大对劲,于是就命令侦察兵即刻前往城中探听敌军的动态。

不久,负责侦察的人回来禀报说,刘鄩的军队没有任何动静,城里也不见烟火,但是在城墙上却随时能见到敌军的旗帜、士兵往返移动。

晋王李存勖深思片刻,开口说道:

“刘鄩用兵一贯鬼点子多,此时城内竟然这番安静,我料想这其中必定有诈。”

言毕:晋王李存勖命令部将率领一支晋军出击,以探虚实。

随后,晋军这支小股部队向城垒发动了进攻。可是却没有遭遇任何的抵抗,以未折损一兵一卒就顺利地破城而入。

晋军进城之后才发现,这座城垒早已是人去城空。城墙上来回移动的士兵都是稻草人,草人身上还固定着军旗,由驴马负责牵引往返游动。

晋王李存勖得到报告,就说道:

“早就听闻刘鄩是智勇双全,其得知我军主力皆在魏州,必定会率军偷袭兵力虚弱的晋阳。

因为,刘鄩的必杀技是擅长突然袭击,他的兵力不足,自然不会和我军决战。我想他此时不会走远,我军迅速出击,必能赶上。”

言毕,晋王李存勖就命令骁勇善战的李嗣恩率领晋军轻骑火速回援晋阳,同时命令驻守于幽州基地的长官周德威率军增援晋阳。

原来,刘鄩所部此时正秘密向晋王腹地开进。梁军在行至黄泽岭(山西左权县东南一带)时,天公不作美,连日暴雨,致使山路泥泞,以至行军速度缓慢。

此时,两队负责侦察的情况的骑兵相继回来报告说:一队说晋阳城好像已有警觉,全城目前是戒严备战状态,另一队说晋军的骑兵部队目前就是我军的后面,正昼夜疾驰向我们杀来。

刘鄩听到这个消息显得有些惊恐,他的部队目前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再加上军粮已消耗殆尽,他便想去抢劫晋军的粮食,一是为了解决自己部队的口粮,二是为了切断晋军的粮道。

于是,刘鄩就率军东趋,直逼临清,不料晋军周德威以抢先一步进驻临清,阻击刘鄩欲要抢粮计谋。

迫不得已的刘鄩只好将部队后退到了黄河北岸一带的莘县,设防固守。

屯驻于莘县刘鄩即刻命令梁军构筑防御工事,完善城防,又命令士兵抢修了一条从莘县直通黄河岸边为梁军输送粮草的通道。

随后,刘鄩就采用了固守疲敌,拒不应战的部署,梁军养兵蓄锐,静待晋军变化。

可是,当时的后梁皇帝朱友贞命令宦官前往莘县督战,催促刘鄩所部速战速决。刘鄩就看着宦官言道:

“晋军来势汹汹,我军若是急于迎战恐怕难有胜算,我军应该静待有利时机,同时训兵养锐,机会到了我自会率军出击。

但是,以眼下情势来看,我军尚没有适当的破敌时机,若是能一举克敌,我是绝对不会为一己之利而苟且偷安养虎为患的。”

宦官说道:“君上想知道,刘将军有什么策略可以打败进犯的晋军?”

刘鄩看着宦官说道:

“晋军强敌来犯,又是晋王李存勖亲率主力,我暂时没有什么驱敌的高招没。现在只求皇帝能给我调拨些粮食,让我军能据此固守,静观敌情态势在伺机击溃进犯的晋军。”

宦官返回梁都后,把刘鄩所说的话原原本本地给后梁皇帝朱友贞重复了一遍。

后梁末帝朱友贞听完宦官的描述,愤然大怒,随口说道:

“刘鄩身为朝廷重臣,其不筹谋如何打败敌军,反而要储备粮食,他这是想要和敌人长期对峙吗?屯兵积粮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破敌?”

不久,末帝朱友贞又派宦官前往莘县督促刘鄩尽快与晋军决战。此时,面对后梁皇帝的手谕,刘鄩的神色也甚是难看。

刘鄩的下属害怕惹恼了末帝朱友贞,都纷纷表示不管胜败如何都要和晋军拼死一战,以示忠心。

刘鄩看着部将们纷纷疑惑的神情说道:

“将在外,就算是君命我也可以不执行。因为,我们此时的敌人是士气旺盛的晋军,务必要以战场的形式变化而临阵制变。

毕竟任何一场行动,都是瞬息万变的,以目前敌军的情况来看,我军断然不可以轻率地出击迎敌,不然,其所导致的后果难以估计。”

刘鄩说完,便将所部大小将军都召集到营帐中,命令士兵给每一位在场的将军都端一碗河水,并命令将军们一口饮下。各位将军不知刘鄩何意,面面相觑,无人敢喝。

刘鄩望着神色疑惑的诸位将军说道:

“各位就连饮一碗河水都如此困难,滔滔江河,你们能一口喝完吗?我们眼前的晋军就犹如河水一般令人难以在一时之间吃掉。”

诸位将军都纷纷面露愧色,不再吵闹着出城迎战了。

但是,后梁末帝朱友贞却依然屡次三番地命令刘鄩出击,刘鄩就是置之不理。李存勖的晋军逼追到了刘鄩的家门前,刘鄩依旧是拒不出战。

由于莘县城防守备牢不可摧,围城晋军久攻不克,又见无隙可乘,故而只好围而困之。

不久,刘鄩见围城的晋军已经懈怠,突然率领梁军将士万余人突袭晋军大营,杀了晋军一个措手不及,斩杀俘虏了不少晋军士兵。

晋王李存勖听到攻城的部队遭遇梁军的偷袭,就火速派军驰援。刘鄩马上就率领梁军退守莘县,凭借防御森严的营寨固守不出,所以,围攻莘县城垒的晋军最终没能攻陷刘鄩的营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