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高水平的中医往往在民间,他们没有旱涝保收的工资,只是靠治病才能够活下来。尤其是在民间中医看病不能够享受医保的情况下,很少有人找民间中医看病,只有中医有了自己的绝活,医院看不了,才会找你,此时病人花的是自己的真金白银,如果投入换不来好的疗效,肯定再也不找你了,你在民间就生存不下去。因此,民间中医的水平往往比医院的中医高。

而现在的那些所谓的中医专家教授,他们“大名鼎鼎”,看好病看不好病,他们都会有工资,而且还是高收入。如果把他们与民间中医放在一起打打擂,比试比试,那情况又将是如何呢?

民间中医的水平比那些中医专家教授的水平还要高的原因一方面是与专家教授接受的教育有关。百家争鸣才能够百花齐放。可中医药大学的培养都是统一的教材,统一的模式,基本上等于消灭了学派,一家独大。大学垄断中医教育的结果就是培养出来的中医基本上都西化了,他们只会学西医机械地病药对应,却把中医辩证论治的灵魂弄丢了。其次,中医是建立在对大自然最普遍规律的认识之上的,可这个规律并不是什么可观察的东西,而是一个无形无象、无所不在的原理,它是从书本上学不来的,它来源于生活,来源于苦难。大学生多是天之骄子,养尊处优,这哪里能够产生思想?而没有了思想,中医是学不好的。

其三,中医是一门对临床要求极高的学问,它一是能够积累临床经验,二是能够检验自己所学的中医理论是否正确。过去中医教育基本上都是师承,一带一个或几个,而现在大学教育都是一带几十,学生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经历临床,而缺乏了临床,理论学错了还不知道,这样能学好中医吗?

另外与中医西化也有很大的关系,《人民日报》对此也曾发表过《中医西化实质是“去中国化”》的评论:想学好中医,重要环节是研读中医典籍。让人不解的是,虽然同属语言工具课,医古文只有半个学年,而外语要学两个学年。由于外语考级考试和毕业证书挂钩,中医研究生的外语水平很高,但基本的药性赋、汤头歌诀也不会背诵,甚至连《本草纲目》的《序》都念不懂。中医经典是构成中医理论的核心内涵,是中医临床思维观点的源泉和源头。《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学》四部中医经典完整读过一遍的人寥寥无几。

现在的中医诊断治疗不断西化,从而把中医最精髓的东西给谋杀了。中医的精髓在哪?当然是辩证论治,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对症下药。而西医讲究的却是机械对应。比如癌症的治疗,在西医学中,所有癌症都只有一个病因,那就是细胞癌变,治疗方法无非就是用外力杀死癌变细胞。而在中医学中,则有无数种病因,治疗方法各不相同。在癌症早期,由于整体有足够的力量来抗击癌细胞,因此,中医往往采取扶正的方法,利用整体的力量来使癌细胞改邪归正;在癌症中期,由于癌细胞力量较大,而且整体有一定抵抗能力,因此,中医往往采用祛邪法,压制癌细胞的力量之后再用扶正法治疗;在癌症晚期,由于癌细胞疯狂繁殖,整体力量极为衰弱,此时再用祛邪法则会使患者雪上加霜,因此,此时要先用扶正法使整体有一定力量之后再用祛邪法。除了这些大方向上的辩证,中医还要根据正邪力量的具体情况辩证用药,一句话,中医治病的核心不是杀死癌细胞,而是恢复整体的管理,使癌细胞在整体力量的控制下改邪归正,而恢复整体管理的方法太多了。

中医和西医对病因的认识完全不同,西医把一切疾病都归于局部的细胞病变,而中医则把一切疾病都归于不平衡引起的整体的管理失控。现在中医最大的问题是,由于西式的中医教育,中医人把这些中医的精髓弄丢了,只学会了西医的病药对应。比如一见到癌症,就想到要去杀死癌细胞,其实,对于整体来说,局部的癌细胞往往只是身体一个部门上的一小块,若大的一个整体怎么可能管不住局部,管不住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主不明”,或者说身体无法控制血液对癌细胞的优先供应,这才使癌细胞变得猖狂。要想控制癌症,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使主明,掐住血液对癌细胞的优先供应,使血液转而优先供应那些衰弱的组织,此时癌症就变得可防可治。可笑的是,现在的中医学院也学西医机械地分科,仿佛头痛就是头的病,脚痛就是脚的病。事实上,中医从来就是全科,因为它诊断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身体不平衡的关键点在哪里?不平衡程度有多少?治疗的目标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用对应的中药和量上的组合来平衡它,身体平衡了,整体的管理就恢复了,所有疾病都会在整体力量的控制下得到有效治疗。

为什么现在中医的疗效越来越差?就是现在的中医把中医的精髓基本上都弄丢了,究其原因,恐怕还是中医的西式教育,尤其是从小到大的西式教育,把我们的脑袋都固化了,形成了大量思维定式,此时,我们再去学中医,就觉得不可理喻,和科学一点不搭,简直就是伪科学。问题出在哪呢?中医的灵魂是关系,对病因的认识就是建立在对人与自然、整体与局部关系的认识之上的。而我们长期学西方科学,迷信精密仪器,而这些关系是任何精密仪器观察不到的,于是就会怀疑中医的科学性,甚至不理解中医,反对中医。

现在去找中医看病,西化的中医胸前挂着中医师的牌子,诊脉留于形式,手指放在患者手腕上,不到两分钟,脉诊毕。诊脉需要浮、中、沉取,上下推寻,辨别脉像,体察脉势,寻六部之独,知久暂之别。安能在两分钟之内知晓分明。更有甚者,边诊脉边言它,左顾右盼,一指在寸,另两指却离开太阴按到了手厥阴经脉上。随即就开出西医检测单,让患者缴费。这严重损害了中医的形象。因为他们都是用西医的病药机械对应的思维来看病的,中医的灵魂都被弄丢了,称得上中医就是很难的,确切地说应该是披着“中医”外衣的伪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