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去天津市第一妇产医院看妇科,我们刚进门就让护士叫出去:“男同志请出去,男同志到门外等人”,我自觉出来,我妻子被拉出来。我细细端详一下:妻子确实有副男人相。有次出游路过北京西客站,我妻去厕所,快进门时,身后有位女人拉住她的衣襟说:“男厕所在对面,请不要走错了”。哈哈!前几个月老妈给我介绍相亲对像,聊的都很好,也确定了关系。有天我们去逛街,她忽然说要看看我手机。我心里想还给我来这套,幸好我早有准备,该删的都删了。暗暗庆幸的时候,她说:你也玩段子啊?我说:嗯。只见她微笑着打开我的段子,突然把手机往地上一扔,说了句:我们分手吧!后来电话打不通,微信也不会,就刚才我终于忍不住给她发了短信问她:为什么和我分手?她淡淡地回来四个字:积分太高!

最近实在累了,去了一趟寺庙里,我问师傅我是卖玻璃的,每天压力很大,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又不能顾家,还挣不着钱,还要面对各种压力…… 师傅右手捂左胸,不语。我追问师傅:“您是说不要抱怨,要问心无愧,要对得起心中梦想,对吗?” 师傅摇了摇头说: “你离我远点,我出家以前也是卖玻璃的,今天听你又说这些,心里堵得慌!

老公第一次登门是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妈炖了一只鸡。按照风俗把鸡爪子给他夹碗里,告诉他:刚参加工作,吃鸡爪子是快往上挠挠的意思。谁知这二货和我妈说:阿姨您还是把鸡大腿儿给我吧。我吃鸡大腿儿工作好往上蹬蹬,我觉得蹬比挠快。后来我爸妈就同意了俺们的婚事,理由是这小子不但反应快,脸皮还厚,在社会上不吃亏。

下班回到家,看到媳妇正在教训儿子,媳妇对儿子怒道,你说你咋那么笨,数学满分一百,三分怎么考的!一听到儿子就考三分,我也气得上脚就准备踹他。然而媳妇发觉我要干嘛的时候,一把把我推开,面容变得更加愤怒:你干什么,凭什么打我儿子?我反问道:你不也在教训他?媳妇:他是我儿子,我打他骂他是我的事,其他人谁都别想欺负他,我……我不是他爹吗?每次和女朋友下班回家总是能看到我们产线一大叔在等他老婆,不是一个车间的。女友甚是羡慕,终于有一天女友问他:“你每天下班都等你老婆,你们好恩爱啊,有什么秘诀吗?”大叔一笑说:“有啥秘诀啊,家里就一把钥匙,在她手里,不等她能咋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