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文字是一个民族的内涵和底蕴,是人类传承文化必不可少的工具。在中国古代就有传说表明,汉字是由黄帝身边的史官仓颉根据日月星辰反复无常的变化创造出来的,虽然对于后世来说无从考证,但还是为中国汉字添了几分神奇色彩。

中国汉字不仅仅博大精深,还分类繁多,有时候一个字有很多种不同的写法,让人迷惑不解。

就像全国唯一有错别字的火车站—兰州站,过往的游客在看见那个兰字的时候,都觉得是错别字。可是几十年来,相关部门也没有去改正,原来这个字在书法上是被承认的。

兰州站的发展和意义

兰州站顾名思义是位于中国甘肃兰州市的一个火车站,目前是由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管辖的,它不仅仅是中国铁路网的大型客运中心之一,还是客运一等站点。

兰州站建于1952年10月,历经几十年才全面扩建成功。如今兰州站意义重大,它已经发展成为连接几条铁路干线的重要铁路枢纽,一路上还创新推出了特色旅游业,是当地有名的示范客运中心。也正是因为兰州站的有名,让更多的人关注到兰州站发展的历史。

这也难怪这么多人对兰州站的“兰”字是否写错这么关注了。说起这个字不得不提书法大家张邦彦,就是他帮兰州站提的名。

提名者—张邦彦

张邦彦生于甘肃天水,自幼就对书法爱不释手,从小到大成绩一直在学校里名列前茅,特别是他的文学和历史理解更是让老师都惊叹不已。

兰州解放后,他去参加了革命运动,加入西北军,凭借在文学和历史方面的天赋,他一直被安排到考古、图书馆、博物馆等相关工作。在军队里的这些日子里磨练了他的意志力,也让他收获到了更多在书本里看不到的知识。

张邦彦的书法也不是无师自通,他师从于右任。于右任对他要求非常严格,他希望张邦彦能静下心来脚踏实地的学习书法,虽然于右任对张邦彦很凶,但还是将自己的知识全部传授给了他。

张邦彦也没有辜负师傅的期望,一直努力学习书法,起早贪黑甚至学到废寝忘食。这样的努力加上天资聪颖成为一代书法大家不是指日可待吗?

张邦彦成为书法大家后一直致力于书法艺术的研究,他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人了解书法,爱上书法。

张邦彦的书法清逸朴实,谨严秀脱,大有一副濯清涟而不妖的风骨,而且书法中蕴含了几千年文化沉淀下来的民族特色,不忘本,不攀比是他书法艺术的内涵。这样出色的书法艺术让张邦彦频繁活跃在国人的视野之中,也难怪兰州站的进站口、出站口都是由他提名的。

“错别字”—兰州站

张邦彦先生所写的兰州站的“兰”字和国人印象中的兰显的格格不入。“兰”字通常是下面一横最长,可是张邦彦先生提的“兰”字却是最上面的一横最长,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学富五车的张邦彦先生也不识字吗?当然不是了。

当初兰州站刚刚落成,兰州站的负责人邀请张邦彦先生来为兰州站提名。张邦彦先生一听到是为兰州站提名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

当站到兰州站的入口时,张邦彦突然对兰字的书写方式发了难,是写繁体字还是简化字呢?左右思量决定还是写简化字,但是简化字也不是那么简单,一代书法大师总是要特别一点。

他在书法过程中加上了自己的特色,特别是那个“兰”字上宽下窄与“州”字的上窄下宽相呼应,两个字正好补了彼此的不足,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也正是这个“兰”字写的实在奇妙,让看到的人都觉得错了。兰州站也因此被称为全国唯一有错别字的火车站,有关部门就经常收到各式各样的来信,这些来信的内容无非是让负责人改了这“错别字”。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几十年来,有关负责人并没有改正这个“错别字”,而是凭借“错别字”来宣传兰州站,向来往旅客解释这个“兰字的奇妙之处”。

所以说世人眼中的错别字在书法上是被承认的,而且是书法大家的别出心裁,真的是闹了一个大笑话。其实像这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兰州站的提名上。

书法家字体的别出心裁

写字和书法是不一样的,写字好看不一定叫书法家,而有的人字很丑却称为书法家。

《常州晚报》报头几字就是由中国书法协会主席沈鹏所题的,书法家所题的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可是看报的人不买账,他们经常打电话要求《常州晚报》报社修改这个报头,有些市民甚至直接破口大骂,说这几字损了常州人的脸面。后来渐渐的一部分人接受了这种字体,但不接受的依然对此非常鄙夷。

除了这报头,书法与写字的争议一直都在。费新我是著名的书法家,他原用右手写字,后来右手受伤无法用力,只能改左手写字。笔风一改从前,偏偏这与众不同的字体大受欢迎。可是他自己却对这种近乎程序化的字样非常不满意,他想自己的字体如同童体一般不受拘束。

所谓童体就是儿童学字时歪歪扭扭的字体,那样的字体毫无风骨可言,有什么可追求的呢?可是费新我不这么想,他觉得儿童体蕴含的天真烂漫,不受约束才是书法艺术最高境界。经过训练后的字体已经失去了最原本的那份初心,这是不可取的。

如果写字也追求童体那就活该挨骂了,写字和书法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而用来体现书法和写字不同的还有周子青魏碑字体。

同为常州人的周子青青因为写的一手好字在当地非常有名,特别是他所书写的魏碑出神入化,常州店铺招牌十之八九都是由他亲自提名的。但是懂行的人都知道周子青不是书法家而是写字匠,他的字体仿魏体,有魏体的风骨却无自己的特点。

直到周老八十岁时他的字体才开始向书法家字体靠拢,有了自己的特色。可惜周老不久后去世,让人惋惜。周老始终是一个写字匠,写的好字却写不得好的书法。

小结

看来书法和写字始终是不同的,写字追求的恰恰是程序化,一笔一划。可是书法不行,如果书法循规蹈矩便会失去了他的特色,变的寡淡无味,也就不叫书法了。

正是这份不同才会让世人对兰州站几字的写法百思不得其解,这种百思不得其解的出现还是因为现在的人对书法艺术的了解太浅薄,笔者鼓励读者们多去看看书法大家的作品,他们的作品里展现的不仅仅是与众不同的字体,其中还蕴含着书法家的人生态度。

多看看此类作品,才不会因为兰州站几字不同于普通的兰州两字而破口大骂不是?兰州站提名的争议正是闹了一个大笑话,但是恰恰是因为这种笑话让世人更多的了解到了书法的魅力,让更多的人前往兰州站鉴赏这几字。